阅读频道> 要闻> 正文

奥斯卡书单:电影中最好的女性角色来自书中?

2017-02-27 09:15 来源:北京晚报  我有话说
2017-02-27 09:15:06来源:北京晚报作者:责任编辑:王春晓

  电影《夜行动物》海报

  沈 沣

  奥斯卡颁奖在即。上届奥斯卡提名名单公布,旋即被认为是最有书香味的一届。其实2016年走进好莱坞的名作也不少。

  《圆梦巨人》(改编自英国儿童作家罗尔德·达尔的《好心眼儿巨人》)、《佩小姐的奇幻城堡》(改编自兰萨姆·里格斯的小说《怪物女孩》)、《地狱》(改编自丹·布朗的同名小说)、《恶魔呼唤》(改编自美国作家派崔克·奈斯的同名小说)这几部影片,题材上就不合奥斯卡的口味,落选是自然之事。李安执导的电影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战事》,无一提名则让人意外。李安为这部电影倾注心血,做了高帧率拍摄的实践,却连一个技术奖项的提名都没有得到。这部电影改编自本·方登的畅销小说《漫长的中场休息》,原著口碑一流,战争片亦是奥斯卡的常规选项。电影在国内极被认可,却在美国票房扑街。相较之下,马丁·斯科塞斯执导的电影《沉默》,改编自日本作家远藤周作的名篇,好歹还得了个技术提名。而像《火车上的女孩》(英国作家宝拉·霍金斯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)、《美国牧歌》(改编自菲利普·罗斯的同名代表作),上映之后反响平平,只能说是电影拖了原著的后腿。

  去年奥斯卡的几部获奖电影,如《房间》、《卡罗尔》、《丹麦女孩》和《布鲁克林》,都是根据女性题材的小说改编。今年则有《她》和《夜行动物》。老当益壮的法国女星伊莎贝尔·于佩尔,主演的两部电影《将来的事》和《她》均入围奥斯卡,《她》一片改编自法国作家菲利普·迪昂的同名小说,更让法国“于妈”首次获得奥斯卡影后提名。根据菲利普·迪昂的小说改编的另一部电影名作是《37°2》。《夜行动物》改编自美国作家奥斯丁·莱特的小说《托尼与苏珊》,向前任复仇的剧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2014年大卫·芬奇执导的电影《消失的爱人》。导演是汤姆·福特不仅在时尚业翻云覆雨,拍电影也很会选题。

  奥斯卡提名名单中,有书可据的女性电影,还可以加上一部非虚构作品《隐藏人物》。主角是三位甘居美国宇航局幕后的黑人女性,改编自玛格丽特·李·谢特利的同名传记。电影开拍之时,书却还未出版,剧本仅是根据全书的55页大纲完成。

  在奥斯卡提名名单之外,今年亦有一些女性电影来自小说改编。艾米莉·勃朗特主演的《火车上的女孩》改编自英国作家宝拉·霍金斯的同名小说,克里斯汀·斯图尔特主演的《某种女人》改编自梅利·梅洛伊的小说《贝丝·特维斯》。

  今年美国《大西洋月刊》的一篇文章认为“电影中最好的女性角色来自书中”。文章以好莱坞女星瑞茜·威瑟斯庞为例。威瑟斯庞创办了一家电影制片公司,目的就是为了把自己喜欢的女性小说和传记搬上银幕。2014年该公司推出的第一部作品《走出荒野》,根据女探险家谢丽尔·斯特雷德的同名传记改编,让威瑟斯庞获得了奥斯卡女主角的提名。《消失的爱人》亦是威瑟斯庞这家公司慧眼选中。从早年的《第凡内早餐》、《乱世佳人》到《龙纹身的女孩》、《五十度灰》,电影中的女性角色不再单纯以性感的花瓶形象示人,而展现更多元的一面,甚至表现得很不可爱。

  “强大的女性角色”是好莱坞的一个热门话题,美国媒体上这些年时不时拿出来讨论一番。这些年好莱坞大片中女人确实越来越厉害,《杀死比尔》中的碧翠斯复仇不用枪,《疯狂的麦克斯:狂暴之路》中费瑞奥萨开着战车穿越荒野,《饥饿游戏》中的凯特尼斯过着开了挂的人生,《星球大战》电影破天荒地让一个惹是生非的女孩子拿起了光剑。不过这个强大并非单指女人很能打,而是女性更多样。J.R.托尔金的《指环王》无可争议是经典,但其中最被诟病的却是精灵公主阿尔温一角,电影中由丽芙·泰勒扮演,美则美矣,却只是阿拉贡王道之路的陪衬。从早年间的《第凡内早餐》、《乱世佳人》到近年来的热门之作《龙纹身的女孩》、《五十度灰》,她们不再单纯以性感的花瓶形象示人,而展现更多元的一面,甚至表现得很不可爱。早在2009年,希拉里·斯万克打算把美国女飞行家阿米莉娅的传奇搬上大银幕,《华盛顿邮报》对此打趣说:当时离茱莉亚·罗伯茨拍《永不妥协》已经9年时间了,离朱迪·福斯特拍《沉默的羔羊》已经又一个9年。一部电影里面,女人没有穿着莫罗伯拉尼克的高跟鞋,还想飞起来?今时今日情况似乎在改变,希拉里·斯万克早已凭借《百万美元宝贝》当上了奥斯卡影后。

  一项调查统计了2006年到2015年之间的133部高票房电影,结果很打脸。统计显示,以女性角色为主导的电影,平均票房达到1.2亿美元,而以男性角色为主导的电影,仅有略超8000万美元的平均进账。

  就此认为好莱坞的台前幕后女性开始翻身做主,为时尚早。还是用数据说话。先说台前,在2014年,女性在电影中挑大梁的比例却仅仅是12%。2016年女性演员在好莱坞电影中开口说话的时间仅占到27%,大部分台词都给了男人。同年在票房前10名的影片中,《海底总动员:多莉去哪儿》的表现最好,该片女性角色占了53%的话语权,不过7成以上都被女主角一个人说了。想当年迪斯尼拍《花木兰》,木兰的台词还没有那条叫木须的龙多。菲丽希缇·琼斯虽然站在了《星球大战:侠盗一号》官方海报的最中间,可她感叹说海报上毕竟只有她一个女人,影片中有台词的女性角色不到10个,还有一个台词是由电脑说的。再说幕后,对美国票房排名前250的影片统计显示,在导演、编剧、制片、执行制片、剪辑等一干幕后工作中,女性角色只占了17%,比2015年下降了2%,比1998年更是下降了7%。

  “电影中最好的女性角色来自书中”或许只是个伪命题,最好本无标准,仁者见仁。美国女作家帕翠西娅·海史密斯以创作“天才雷普利”系列跻身一流悬疑作家之列,在1952年突发奇想写了一部关于女同性恋的小说《盐的代价》,去年改编为电影《卡罗尔》,小说半个世纪后再次大火。当年帕翠西娅·海史密斯却是害怕由此被贴上标签而化名克莱尔·莫根,只不过她怎么也无法躲避“女性作家”这个标签。女性电影一如女性作家、女性小说一般,最怕贴上概念模糊的猎奇标签,只因稀少方显其好。

 

[责任编辑:王春晓]

手机钱柜777

钱柜777版权所有

qg777 | 关于钱柜777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钱柜777邮箱 | 网站地图

钱柜777版权所有

  1. 光明日报客户端
立即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