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阳登高会

2017-10-26 10:14 来源:南京日报 
2017-10-26 10:14:52来源:南京日报作者:责任编辑:郝魁府

  □陈济民

  即将到来的周六恰逢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。这是我国历史悠久的传统佳节,老南京人在这一天要做哪些事情?听南京地方志专家陈济民来韶韶吧。

  东晋时南京已有登高之俗

  农历九月九,因月、日均为阳数,故称重阳。晋人周处《风土记》中说:“重阳相会,登山、饮菊花酒,谓之登高会,又云菊花会。”说明在东晋时,南京已有登高之俗。

  人们重阳登高、饮菊花酒、佩茱萸,是源于古代的一个离奇的传说。据《续齐谐记》记载,东汉时,汝南有个桓景,跟随道人费长房游学。一天费长房对桓景说,九月九日这天你家中有灾,你得赶快回家,要家中每人制一个绛色囊袋,内装茱萸,系在臂上,登高饮菊花酒,此祸可除。桓景照此办了,到晚归家时,发现牲畜都暴死,好在人得以幸免。这当然是迷信之说。不过,从此重阳登高、饮菊花酒、佩茱萸之俗,逐渐流传开来。到唐朝,佩茱萸之风尤盛,这在唐诗中有颇多描写:“明年此会知谁健?醉把茱萸仔细看。”(杜甫)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遥知兄弟登高处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”(王维)

  宋人重阳聚会往往吟咏诗句。黄州鄱大临有一年于重阳节前,目睹秋来景色,诗情顿涌,欣然提笔,可是刚写下“满城风雨近重阳”,忽有催租人到,诗兴顿扫,便没有再写下去。而这一孤句因烘托场景自然高妙,成为千古名句,后人纷纷据此续诗。南京有韩淲和方岳两人的续作堪称上品。

  韩淲诗为:“满城风雨近重阳,独上吴山看大江。老眼昏花忘远近,壮心轩豁任行藏。从来野色供吟兴,是处秋光合断肠。今古骚人乃如许,暮潮声卷入苍茫。”

  方岳诗中曰:“满城风雨近重阳,城脚谁家菊自黄?又是江南离别处,寒烟吹雁不成行。”

  据明《正德江宁县志》及《金陵岁时记》记述,明清至民国年间,城南雨花台、城北幕府山,城内的鸡笼山北极阁、清凉山扫叶楼,以及各处明城墙,都是南京人在重阳节常去的登高之处。“幕府登高”更是被列入清代“金陵四十八景”,文人墨客歌咏登山祈福的诗赋佳句不胜枚举。如今,“幕府登高”作为流行于南京地区重要的民俗文化活动,被列入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  美食美酒重阳旗来祈福

  登高之时,除了欣赏风景,还要饮菊花酒、插重阳旗,都是祝福平安长乐之意。史料记载,永明四年(486)重阳节那天,南朝齐武帝在南京东郊孙陵冈九日台宴请群臣,赐饮的就是菊花酒。杨备曾有诗曰:“甲光如水戟如霜,御酒杯浮菊半黄。东日西风满天仗,萧韶一部奏清商。”菊花酒制法有多种,一个简易办法是用菊花煎汁,同曲米酿成,如加地黄、当归、枸杞更佳。也可以用干菊花二两五钱、熟地一两二钱、人参一钱、冰糖屑二两五钱,入烧酒二斤密封,七十日,滤渣即成。常饮此酒能愈头风,明目,去瘘痹,养脾肾,功效甚佳。

  重阳糕同样风光。据明《正德江宁县志》及《金陵岁时记》记述,这一天,家家户户蒸重阳糕,“或粉或面为之,又用面裹肉炊之,曰骆驼蹄”,人皆喜食。有的还加枣、栗,称“枣栗糕”,赏给儿女,取“早日自立高升之意”。

  放彩条、插重阳旗也是重头戏之一。这天许多人家都要制重阳旗,中嵌令字,有的插门头,有的给儿童作玩具。还有的人家是用五色纸连接为条,长一二丈,多的十余丈,粘于竹竿顶端,或竖于庭前,或携带上山,展放开来,称之为“放彩条”。五色彩条随风舞动,五彩缤纷,很是好看。如这一天适逢嫁女,母亲则必送旗并佐以时鲜盒,称之为“重阳节盒”。

  晋时民间就有“九月九日宴会”之俗,这一天亲朋好友间少不了藉酒宴饮。唐人有诗云:“风俗尚九日,此情安可忘。菊花辟恶酒,汤饼茱萸香。”而对于南京的店家来说,这天晚上还有个惯例,就是招待店伙计。

  《金陵岁时记》介绍说:“吾乡重九之夕,铺家治酒剥蟹,以犒店伙,佐以咸鸭。自是夕酒后,工人始夜作矣,至清明而罢。亦铺家俗例也。”清人蔡云有诗云:“蒸出枣糕满店香,依然风雨古重阳。织工一夜登高酒,篝火鸣机夜作忙。”

  宋时金陵蓺菊名扬天下

  至于重阳风景,必须要说的是菊花。南京人赏菊历史悠久,重阳时节此风更盛。

  菊花原产我国,最早只有黄色的一种,南朝在建康(南京)定都以后,科学家陶弘景记录了南京园丁培育出的一种白色的新品种,这是菊花栽培育种技术的一次大突破。后到唐朝,菊花已有黄、白、紫三种。宋朝各地菊花新品激增,达35种之多。当时的江宁(南京)和南方的苏州以及北方的汴梁(开封)、洛阳并列为四大名菊产地。宋朝时金陵蓺菊已名扬天下。据诗人范成大介绍,金陵蓺菊“甚高,园丁结成楼塔,高一二丈,名曰菊楼。”他还赋了一首《菊楼》:“东篱秋色照疏芜,挽结高花不用扶。净洗西风尘土面,来看金碧万浮图。”这首诗十分逼真地描绘了菊楼的姿态,这情景在当时为各地所少见。

  到明朝,朱元璋定都南京后,社会安定,培育菊花的人更多了,李时珍说达300种之多。到了清代以至民国初年,临近玄武湖的鸡鸣山后,土地肥沃,被辟为培育菊花的专门花圃。每到重阳节前后,千畦万圃,灿若锦绣,花团锦簇,各色纷呈,赏花之人,终日不绝,形成盛况空前的“菊花会”。城中餐厅酒楼门前、天井,也无不陈列数十至百盆,层叠相次,谓之“菊山”,五色缤纷,蔚为大观;席上无不选佳菊置中,菊绽蟹肥,把酒嗜蟹,味美绝伦。

  当年的许多重阳习俗,现已不大流行,但在南京专门在此时扶老携幼登高赏景的人还是不少。当然如今人们登高当不是为避邪,而是纵目远眺壮丽河山与城市建设新貎,自是更加惬意吧。

[责任编辑:郝魁府]


手机钱柜777

钱柜777版权所有

qg777 | 关于钱柜777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钱柜777邮箱 | 网站地图

钱柜777版权所有

  1. 光明日报客户端
立即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