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频道> 阅读> 正文

老祖宗的宝贝不能丢——访著名诗人、诗歌教育家谭笑

2017-10-30 12:29 来源:新华报业网 
2017-10-30 12:29:54来源:新华报业网作者:责任编辑:张晓荣

  谭笑,幽默诗人、科普诗人、哲理诗人,诗歌学者,诗歌创作普及教育宣传者、实践者。

  写有从诗经、楚辞到宋词、元曲到现代诗等各类诗歌。网友评论称“诗不光把人逗笑了,连脚跟都咧嘴笑了”“充满哲思”“很禅”“气势磅礴!”“细腻”“震惊”“触目惊心!”“悲伤得看不清楚屏幕上的字了”“太美了,不敢妄加评论”,不一而论。

  写有诗歌原理和汉语诗歌原理等文,明确提出诗歌三维度共振说、韵音情感基因说、中国艺术意境成因说等多种学术观点。长期宣传诗歌知识,指导诗歌爱好者诗歌创作,并进行现场集体诗歌创作实践,是少有的学贯中西的诗歌理论探索者、诗歌创作普及教育实践者。

老祖宗的宝贝不能丢——访著名诗人、诗歌教育家谭笑

  2017年诗歌回暖,记者特别采访了著名诗人、歌教育家谭笑老师。

  幽默诗人

  记者:古代好像没听说过幽默诗歌,听说的都是打油诗,您先说说幽默诗歌。

  谭笑:幽默是现代概念,古代只有谐趣概念,有谐趣诗,有打油诗。幽默在中国更哲理一些,所以幽默诗歌就更哲理。至于谐趣诗则更趣味性,而打油诗主要风格比较通俗口语,有诙谐性。三者不是一回事,但有交集。注意,国外的幽默概念和中国的幽默概念又不是一回事。这就扯远了。

  记者:您是怎么想到幽默诗歌的?

  谭笑:完全是运气。现在大环境宽松,人人搞笑,自然写诗歌就容易搞笑幽默。古人没这么好的条件。当然,现代很多人搞笑,却又不会写诗歌。我就捡到了。

  记者:不光写,您还专门研究了幽默诗歌。

  谭笑:好多年前,发现自己写了很多诗歌,网友评论说,总让人读了会转弯一笑,我就想做个大总结。做大总结时觉得自己身份低,想拉上古人陪绑,抬高自己。当时四处找名人大家的幽默诗,没找到,特别少。也有内容深刻的,比如唐朝大师寒山的“人吃死猪肉,猪吃死人肠。猪不道人臭,人反道猪香。”极度精彩,但很多人觉得打油。元曲里也有,但更多低俗诙谐搞笑。还有就是老舍先生的,又需配小说语境。后来找着找着,发现,中国诗歌好像少这么一块。既然少这么一块,我就填上好了,就插了旗子,立了山头。

  当然,从根本上古人还是有幽默诗歌的,只是没系统论述,而且多零散分布,就没人插旗子。这跟我大中华的民族性格有关,和封建社会专制统治也有关。社会一专制,谁还敢开玩笑瞎说呀,是吧?

  记者:哈哈哈,您说的倒是这么回事!

  谭笑:现在社会环境宽松,才可能大量诞生幽默诗歌。其实现代有个别人写的比我幽默。他们只是没我写的集中,特别是没系统论述,没插这个旗子,立这个山头。我完全是撞上了。非常希望他们多写幽默诗歌,以壮大我幽默诗歌门派!

  科普诗人

  记者:您真是幽默。再说说科普诗歌!

  谭笑:我写科普诗歌,主要是文理分科造成的。中学我是理科生,想当科学家,现在写诗歌,自然容易含大量科技内容,容易科普。

  不怕得罪人,我国文科生多数人科学知识极差,很难写出科普诗歌。而写诗歌的又主要是文科生,理科生少,我就又撞上了。

  我也不介意,我写文史诗歌就不如他们。我一直想写一篇歌颂祖国的百韵律诗,始终没落笔。不是技术不行,是没有料,心中无物。只有感情是不行的。

  记者:您谦虚。说道科普诗歌,发现您对科普诗歌也有研究。

  谭笑:不是谦虚,真不灵。至于科普诗歌的研究,非常皮毛,是朋友提醒的,纯属偶然。

  有朋友发现我诗歌有一种独特的特性,除了幽默,还常以科普知识为主料。一般来说,人看不见自己,看见的只是自己的影子。当时我只顾向前跑,连影子都没看见。朋友一提醒,看见了,就对科普诗歌进行了研究。下定义,写概述。以前好像是没有类似东西。好像是没有。

  记者:您算是科普诗歌第一人吗?

  谭笑:这个我不是。第一人是已经去世的高士其老先生,是个科学家,写了很多科普诗歌。他的诗歌叫科学诗,实质就是科普诗。他诗歌更多科普性,我诗歌其实更多哲理性。我的诗歌有时幽默、科普、哲理会共荣其中。

  哲理诗人

  记者:说到哲理,确实是您特色。这个能具体说说么?比如举个例子,举个幽默诗歌、科普诗歌、哲理诗歌共荣的例子。

  谭笑:哲理诗还真没专门研究过,只能简单说说。

  我觉得是喜欢思考造成的。我喜欢思考哲学问题,写诗歌时自然就把哲理带入其中。其他的就不知道了。

  举个例子好办,就举多数人都接受的一首吧,《吃 鱼》。全诗是这样的:

  刚刚鱼还是活的

  一转眼鲜活的生命

  死去

  烹制后它娇嫩的身体

  一块一块伴着调料

  进到了我的嘴里

  我享受地咀嚼着

  它给我的

  美味细腻

  不一会儿它的一部分

  成了我的一部分

  等再到明天它的另一部分

  则会通过我的系统

  轮回出去

  然后呢

  然后,轮回出去的那部分

  又将有部分轮回成植物的身体

  若有机缘再轮回上几次

  或者至少轮回上一次

  最终又会部分轮回成

  一条甚至多条

  鲜活的鱼

  记者:哈哈哈,确实幽默,还富于哲理。

  谭笑:好玩吧!里面有生与死的探讨,有物质不灭能量转换等科学常识,有搞笑幽默所在,还很生活,就在您嘴边,常能感受到。

[责任编辑:张晓荣]


手机钱柜777

钱柜777版权所有

qg777 | 关于钱柜777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钱柜777邮箱 | 网站地图

钱柜777版权所有

  1. 光明日报客户端
立即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