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门偶遇

2017-12-07 09:31 来源:北京日报 
2017-12-07 09:31:59来源:北京日报作者:责任编辑:郝魁府

  石头城的原住民,据说只有七八百人,他们世代聚居在这块大石头上,年复一年,和睦相处,就像一个大家庭。城里哪家来了生人,很快就传播开来。我们才来了一天时间,走在街上就会被认出来,所有人都是笑脸相迎,这让来自大城市的我们,感到既新鲜又亲切。

  比如,我们从东门往回走的路上,遇到一位老者,手里拿着钓鱼竿,匆匆与我们对面走来,走到跟前就搭话了:“是和家女婿带来的客人吧?”我们说是的,他热情地邀请我们:“走吧,跟我去江边钓鱼吧!”我们说还有事情,谢谢您啦!“谢啥子,好好玩儿吧——”声音已经拐到巷子弯头去了。

  我们回到客栈,武少鹏和老王正准备出发,问我们去不去江边看看。我们说刚刚走了一大圈,有些疲惫,就不去了。李君兴说,你们都是搞文艺的,我打算带你们去拜访一位当地的“土艺人”,让你们看看这里的民间艺术。我们说,太好了,这个安排显然更有吸引力。于是,我们一同出门,各奔东西。绕了几条小巷,来到了“土艺人”的家门口。门没上锁,却空无一人。李君兴说,大概是去检查身体了——村头有告示,说是上面派来了医疗队,今天要义务给山民体检。城里的老年人自然都去那里了。李君兴说,出门走到这里不容易,我带你们去正门那里坐坐吧,城里的老人家总喜欢在那里乘凉聊天,很有趣的。

  这也正是我们的想法。从城内来正门,坡度比较平缓。我们在门洞子里找个石头坐下来,那些石头已经磨得光光的,不知有多少代人曾在这里歇脚纳凉。我忙着去补拍城门的照片,还有镶嵌在城门口的“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”的石牌,昨天急着赶路,这些重要“景点”都没顾上拍。李瑾则跟一位拄着拐杖蹒跚而来的老者,搭讪着聊开了。老人普通话讲得不错,这让我们暗自惊异,一问才知,老人家八十一岁了,过去是走南闯北的“公家人”,年纪大了,就回故乡养老了。李瑾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?儿女在不在身边?他摇摇头,说只有他和老伴儿还住在这里,孩子们都出去了。李瑾问:“您老两口守在这里,会不会孤单呢?”老人笑了,说现在年纪大了,好静。年轻时老想往外跑,在城里待不住,现在反倒觉得住在这里,耳根清净,心也清静,天天听鸟叫,见的都是熟人,与世无争,真像住进了世外桃源。你说,天底下哪里去找这样的好地方呀?

  我们看着老人咧开没牙的嘴巴呵呵地笑,知道他是发自内心地喜欢自己的家乡。正说着,那位运砖的女人又回来了,她说这是今天的第三趟了。停在城门口,她喘息着,取出自带的水喝了几口。正要进城,忽听身后有人跟她打招呼,她回头一看,顿时面露惊异之色,原来是少女时代的“闺蜜”回来了。看她们的亲热劲儿,显然是多年未见了。她们用纳西语说了一会儿话,运砖的女人就进城了。而那新来的女人却跟老人家搭讪起来。她管他叫大叔,说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。这时他们改用汉语交谈了,那女人的普通话说得更溜儿,还带着一丝北方口音。我们感到新奇,就凑上去搭话,原来,这是一个远嫁异乡的纳西女人,特意回来探亲的。她很善谈,跟老人家叙旧,跟我们聊北方的风俗。她说她嫁给了一个军人,转战四方,最后落户在河北保定,现在已是儿孙满堂,其乐融融。可就是常常想念家乡。过去天高路远,想家也来不了。如今有飞机,有火车,石头城也通汽车了,回来方便多了。可是,家里的老人却都走了——有时就想啊,要是他们现在还在那该多好……父母虽然没了,可我还是老想回来看看。我老公不明白,总是问,家里孩子大人的事儿那么多,你咋说扔下就扔下,非要回老家不可呢?老家又没亲人了,你还跑回去干啥?那女人说到这儿,眼圈有点泛红,她说:“其实,回来也真没啥事儿,就是想看看我从小住过的老房子,在这城门洞子里坐一坐,跟小时候的伙伴们,跟从小看着我长大的叔叔婶子们说说话儿。虽说我走了都快四十年了,可老觉着我的魂儿还留在石头城里……”

  那位老者插进话来,说:“回来吧,回来好啊!这是你的家!”

  不知咋的,听着他们的对话,我这个外乡人,竟然也双眼发潮了。顿时,眼前的石头城门洞,似乎也多了几分庄严。侯 军

[责任编辑:郝魁府]


手机钱柜777

钱柜777版权所有

qg777 | 关于钱柜777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钱柜777邮箱 | 网站地图

钱柜777版权所有

  1. 光明日报客户端
立即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