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精妙之笔礼赞新英雄

2017-11-13 05:30 来源:钱柜777-《光明日报》 

  作者:李掖平,系山东师范大学教授

  十九大报告提出,要不断推出讴歌党、讴歌祖国、讴歌人民、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。这是实现文艺创作长足发展的一个具体要求,既承继中华民族的历史传统,又标示出新时代中国文学书写的崭新路向。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“英雄崇拜”的传统,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学可以说是一条“英雄叙事”的文学流脉:从启蒙华夏的三皇五帝,到思想激荡的诸子百家,从缔造盛世的明君重臣,到抵御外侮的志士仁人、位卑未敢忘忧国的普通民众……大到一国一族一群,小到一家一人一书斋,在各个时代各个领域的历史画卷中,处处定格着昂然奋进的英雄身姿。尤其是中国共产党诞生近百年以来,中华民族在摆脱列强欺凌的生死搏斗中、在寻求独立自强的血与火的考验中,产生了难以计数的时代英雄。从个体生命来看,他们有的是指点江山、运筹帷幄的伟人,有的是奋不顾身、勇于牺牲的战士,有的是无怨无悔、默默奉献的普通人。他们是中华民族坚挺不屈的钢铁脊梁。

  在新时代的文艺创作中讴歌英雄,不仅是接续中国文学英雄叙事传统,更是新时代语境下一次严肃的艺术实践。我以为,在具体创作中,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切实处理好以下三种关系。

  重视英雄和人民的关系

  马克思主义认为,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,英雄只是人民中那些具有高超才能的分子,永远属于人民的一员。这就表明,讴歌英雄,绝不是提倡个人英雄主义,也不是将所有的光环聚焦于英雄一身而大事夸张,更不是宣扬宿命论和历史决定论,而是应该将英雄置于人民之中,正视两者之间的关系,讴歌诞生于人民和历史中有饱满血肉的英雄。离开人民、离开历史去讴歌英雄,只能是不接地气的凌空高蹈,苍白而又虚假,实际上是将英雄推入了历史虚无主义的深渊。

以精妙之笔礼赞新英雄

  2017年3月17日,多次立下军功的英雄老兵徐振明(右)和儿子徐永军在通化市靖宇陵园向抗日民族英雄杨靖宇雕像致敬。60年来,徐振明始终守护着这座陵园。新华社记者王昊飞摄

  将警惕历史虚无主义的问题,放置在讴歌英雄的“新时代”语境中来考量,更能发现这个问题不容回避。当下,假如问一问广大中小学生心目中的英雄是什么,他们的回答可能是网络小说、青春偶像剧、穿越剧中那些千奇百怪的人物。尤其是一段时间广为流行的穿越剧,以颠倒历史和戏说历史为消费指向,无视事实客观和历史正义,对青少年的历史认知产生了消极的文化心理刺激,使他们天真地以为历史可以被所谓“穿越英雄”所改变,最终消解了历史观。更有一些历史题材的文艺作品,披着“新历史主义”的外衣大兴解构历史的风浪,以荒唐狂妄的想象将整个革命历史重构为极个别“超级英雄”的传奇战绩。这不仅荒诞,而且危险。这种夸张化、奇观化、戏谑化的“英雄叙事”,表面上看是在美化英雄,事实上却是在魅化英雄,使他们远离人民群体、生活现场与历史事实,被祭上虚无主义的神坛。

 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、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重要讲话中强调指出,对中华民族的英雄,要心怀崇敬,浓墨重彩记录英雄、塑造英雄,让英雄在文艺作品中得到传扬,引导人民树立正确的历史观、民族观、国家观、文化观,绝不做亵渎祖先、亵渎经典、亵渎英雄的事情。这不仅是对当下英雄叙事创作的警醒,更是对每一个文艺创作者的殷切期盼。

  注重英雄与现实的关系

  在新时代讴歌英雄,其旨归不仅仅在于增益人民群众对英雄和历史的体认,更在于唤起人民群众对现实的担当意识和责任感,激活英雄情结。所以,要敢于表现“真英雄”。所谓“真英雄”,是指那些对历史和时代进程产生了积极推动作用的人。优秀的文艺作品,不仅应该把他们的“英雄形象”生动地塑造出来,更应该将他们的“英雄精神”挖掘出来,使其在当下现实中绽放光芒。而面对那些“历史英雄”,除了应该还原他们活跃于历史现场的有机活力,更应该以史为镜、以英雄为镜,思考他们之于现实的号召力和引领性,激发士气,砥砺人心。

  十九大报告还特别强调要加强现实题材创作。这为我们在新时代语境中讴歌英雄创作指明了一条道路。现实题材创作,特别是重大现实题材创作,其重要意义在当下尤为突出。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人民独立奋进的近百年历程中,诞生了一大批重大现实题材,像“一大红船”“井冈山”“长征”“遵义会议”“新中国成立”这些火红的历史意象,像“社会主义建设”“改革开放”“中国梦”这些光辉灿烂的历史时刻,尤其是十九大报告中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、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新时代庄严宣告,为广大文艺工作者提供了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重大现实题材。在这些题材中塑造和讴歌英雄,将会更加坚实,更有说服力,更加鼓舞民心。可喜的是,近年来一大批重大现实题材文艺作品得以推出,尤其在影视剧领域,《湄公河行动》所展示的军队现代化建设新貌,《战狼》所弘扬的大国形象,《黄大年》对黄大年教授将生命融入国家科学事业高尚精神品格的讴歌,《洋芋书记》对县委书记王利农竭尽全力带领贫困农民脱贫致富奉献精神的颂扬,都产生了广泛影响。士兵英雄、文化英雄、科技英雄、劳动模范、道德标兵等新时代英雄形象,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,夯实了新时代历史观建构的坚实基础。

  注重思想与艺术的关系

  文艺作品能够通过生动形象的艺术形式,将博大精深的思想融入审美之中,使人民在获得审美感受的同时,生发出对其思想观念的深刻理解与高度认同,如盐溶于水,体匿而性存。中国共产党在奋斗历程中,素来重视发挥文艺作品的鼓动作用,甚至形成了“红色文艺”的文学史谱系,诞生了一大批“红色经典”。这些作品之所以能够成为经典,是因为它们真实再现了党和国家的历史进程,也因为它们具有高超精湛的艺术感染力。思想和艺术二者的完美结合,使这些“红色经典”具有穿越时空的魅力。正是这些“红色经典”,产生了耳熟能详的“红色英雄”。当年《创业史》在全社会形成阅读热潮后,广大农村地区一时间诞生了数不清的“梁生宝”,一大批社会主义新人读罢《创业史》,奋不顾身地投入到火热的社会主义建设中;又如《林海雪原》中一身是胆的杨子荣,曾激励了无数年轻人的从军报国梦。

  然而,在汲取“红色经典”英雄叙事传统营养的同时,也要警惕粗制滥造的不良倾向,要始终兼顾思想与艺术同构双胜,不可偏废。真正的文艺作品不能沦为思想理念的应声虫和传声筒。因为应声虫和传声筒式的作品,不仅不可能成为经典,也不可能真正寄寓和表达高深的思想与精神。传声筒式作品所讴歌的英雄,不仅不会引起人们对英雄的热爱和向往,反而会引来广泛的质疑和鄙薄。而如何实现思想精深、艺术精湛、制作精良相统一,是对文艺工作者的技术、审美、思想、认识方面的综合性要求。近些年涌现的一批现实主义长篇小说力作,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成功经验,如《你在高原》《天行者》《湖光山色》《推拿》《带灯》等一大批作品,以精湛的艺术水准,生动、细腻地为新时代的新英雄塑像。

  在新时代塑造和讴歌新英雄,是一项任重道远的文艺使命。这对广大文艺工作者提出了更高、更远、更宏大也更现实的要求。在走进新时代的历史进程中,必将不断涌现新的英雄形象,也必将不断涌现讴歌礼赞新英雄的精彩华章。这是辉煌的时代所赋予的神圣使命,也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所发出的历史召唤。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7年11月13日 16版)

[责任编辑:李伯玺]

手机钱柜777

钱柜777版权所有

qg777 | 关于钱柜777 | 报网动态 | 联系我们 | 法律声明 | 光明员工 | 钱柜777邮箱 | 网站地图

钱柜777版权所有

  1. 光明日报客户端
立即打开